<del id="ba4rb"></del>
      <big id="ba4rb"><em id="ba4rb"></em></big>
        1. <code id="ba4rb"><nobr id="ba4rb"><track id="ba4rb"></track></nobr></code>
        2. <big id="ba4rb"><em id="ba4rb"></em></big>
        3. <big id="ba4rb"><nobr id="ba4rb"></nobr></big><code id="ba4rb"></code><th id="ba4rb"><video id="ba4rb"><acronym id="ba4rb"></acronym></video></th>
          1. <pre id="ba4rb"><small id="ba4rb"><p id="ba4rb"></p></small></pre>
            《重生之門》:本格推理再燃懸疑劇“新熱情”
            2022年05月17日 17:11 來源:大眾網

              近日,優酷自制劇《重生之門》引發全民“探案”熱潮。該劇開播后相繼包攬優酷站內電視劇、熱播、獨播、懸疑版四榜第一,貓眼、燈塔、酷云等多榜單第一。不斷有網友被其錯綜復雜的案情、明暗難辨的人物關系吸引,自發追劇并加入到“探案”行列,而該劇采用的本格推理敘述方式也受到了更廣泛人群的關注。

              那么何為“本格推理”?島田莊司對本格的推理的定位為:在故事的前半段展現具有魅力的謎題,并在故事進行到尾聲的過程中,利用理論的方式加以剖析、解說謎題!吨厣T》通過該敘述手法的使用與創新給了觀眾更為新鮮的追劇體驗。不同于市面上大多數懸疑劇使用的制造疑點、層層抽絲剝繭的打開真相的慣用手法,該劇在揭曉謎底的過程中更注重如何提升觀眾觀劇的快感,以及對案情本身表達方式的新式探索、對人性本身的探討與思考。

              “謎題”與“答案”共生,牽動觀眾的心

              在《重生之門》開篇講述的“睡蓮案”,就是一個十分正宗的“本格推理”型案件。18秒停電時間密室偷盜,假畫高懸于墻,真畫如何“不翼而飛”?安保完善,無人入室,行竊者是用什么工具、怎樣做到的?在線索提供者莊文杰的提示下,關鍵性道具“四相鉤”進入以羅堅為代表的警方視線,根據現場天窗、掛軸、獨立電路的監控探頭等留下的痕跡證實了眾人的猜想,第一步解謎告離段落。但與此同時,該案主謀丁生火主動找到莊文杰,莊文杰的身份也從“局外人”轉化成“局中人”,以此順理成章地拋出了下一個謎團——《睡蓮》不是目標,那么丁生火等人想要的究竟是什么?大學生莊文杰到底扮演一個怎樣的角色?劇情也在隨之快速推動,自然牽扯出整個案件背后的種種秘密。

              由此可以明顯看出,“睡蓮案”是《重生之門》對本格推理的經典體現,但之后的劇情走向并沒有完全照搬該模式,而是主要以人物設置為基礎進行新的創新。推翻傳統本格推理采用的“搭檔破案”,該劇的雙男主羅堅是傳統“解謎者”形象,而莊文杰則是“解謎者”與“謎團”本身雙重屬性,這勢必讓二人合作過程中多了些角力和拉扯,建立起劇中最牽動觀眾的戲劇沖突——黑白兩面,莊文杰會選擇誰。

              “門里門外”兩層故事,懸疑更在“人心”

              導演曾談到,《重生之門》創新的在于人物懸疑性。對于受眾來說,除了案件本身的驚心動魄,主角關系走向也牽動劇迷的心。作為“反盜拍檔”的羅堅、莊文杰,他們各有特點:前者是“根正苗紅”的刑偵隊長,為人精明、立場堅定;后者因“盜賊世家”的出身,為其個人賦予了更多復雜性,面對“黑白”的選擇讓人捉摸不透。但此外二人又有共通點:各自背心理傷痛,負重前行——羅堅因師父的殉職一直耿耿于懷,想要捉拿真兇歸案彌補曾經的遺憾;莊文杰一心想查清父親莊耀柏失蹤與當年“洛神案”的真相來打開心結。由此可見,《重生之門》不光是看盜竊如何破解,更要看的是主人公間的關系變化和價值選擇,這也是該劇區別于其他懸疑劇的亮點之一,給予了受眾在觀劇后的更多余味。

              除了主人公,劇中諸如莊耀柏、廖雙、李淑婷、孫志堅等次要人物同樣出彩。從劇作角度來說,他們都屬于“冰山下的人物”,人物在劇中展現出部分情節,但他們背后還隱藏著更為吸引人的故事,給予人物更大想象空間。例如李淑婷表面是“先生”手下的“女賊”,在“月神案”中擔任重要角色,但另一方面她又一直想金盆洗手,實現自我救贖。這與昆汀所提出的”半截式人物”有相同的創作邏輯——在劇本之外完成對人物的完整設計,但在故事之中僅拋出一部分,其余部分通過細節進行提示,讓觀眾通過猜想,逐步填滿故事背景。這對于懸疑劇的觀眾來說,會更有參與感和戲劇性。

              和莊文杰的人物雙重性一樣,《重生之門》的故事也一直都有表里兩層邏輯,正所謂“門里門外”是兩個世界,觀眾在沒有注意到細節和邏輯點時看故事,表面故事依然成立,但是等到他們翻過來再看解析,再看細節點,就能看到另外一個故事中人物真實的角色和表現。所以從劇作角度,《重生之門》的故事性和懸疑性也比常規的懸疑劇有更廣闊的空間,

              “放長線釣大魚”,長線串聯打造創新式“本格推理”

              回歸劇情本身,《重生之門》對于本格推理的又一大創新點即是突破了單元案件、謎團成邏輯閉環的創作套路,而是以環環相扣的案件實現串聯,將現有隱藏線索埋伏于后續劇情中,讓觀眾產生恍然大悟之感。

              以“月神案”來說,李淑婷盜竊霜花之戀做幌子、寶云珠寶案中團伙偷鉆石來轉移警方視線的兩種行為是否有必要性?假設將其作為單元案,觀眾或將產生諸多疑惑:李淑婷將保險柜連同書稿在內的所有東西全部偷走是否更具有欺騙性?寶云珠寶案主謀找的“替罪羊”是不是太容易露餡?從本格的謎題核心來分析,此前劇中以逐漸展現了李淑婷的計劃和作案手法、甚至是其背后另有真兇的秘密觀眾已盡數知曉,結合大陰謀浮出水面后續情節不難發現,導演和劇作者在此處借似乎“不合邏輯”的細節處理,來實際暗示案件的重要一環——反派動機。

              這種先拋出看似突兀的情節,之后再合理解釋的劇作方式,在該劇中比比皆是。比如審訊室中莊文杰的莫名其妙暴怒,看似背景鋪墊不足,但隨著摩斯密碼傳訊的暗語被揭開,這些劇情又得到了合理化的解釋。只有將“不合理BUG”巧妙穿插入“合理模式”中,“小案牽大案”,使整個案件完整清晰地呈現在觀眾面前,諸多謎團也能在破案過程中依次解答。

              總體而言,作為國內首部懸疑盜竊題材劇的《重生之門》,在故事設定上將整體案件懸疑色彩拉滿,適當的動作戲增加了表述上的驚險性;燒腦的推理、多變的人物走向讓整體看點倍增;在敘述手法的選擇上既尊重了經典本格推理模式的應用,也通過長線串聯、案件伏筆實現了新的創新,獲得了觀眾與市場的認可。

              可以說,《重生之門》依靠精彩的劇情、創新式表達與主創及演員的傾情呈現,實現了一部劇的“自我價值”,讓外界看到了背后制作團隊的實力,而“優質主創團隊+優質平臺”的新合作模式帶來的“雙贏”效果也將被更多人認可,對于今后業內其他刑偵劇的制作或可起到一定借鑒作用。

            原標題:《重生之門》:本格推理再燃懸疑劇“新熱情”

            編輯:葉霖嘉
            国产精品国产三级国产专不

                <del id="ba4rb"></del>
                <big id="ba4rb"><em id="ba4rb"></em></big>
                  1. <code id="ba4rb"><nobr id="ba4rb"><track id="ba4rb"></track></nobr></code>
                  2. <big id="ba4rb"><em id="ba4rb"></em></big>
                  3. <big id="ba4rb"><nobr id="ba4rb"></nobr></big><code id="ba4rb"></code><th id="ba4rb"><video id="ba4rb"><acronym id="ba4rb"></acronym></video></th>
                    1. <pre id="ba4rb"><small id="ba4rb"><p id="ba4rb"></p></small></pre>